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太敦】椿の檻(20)

“咳……咳咳咳咳……”

中岛敦手撑着三楼回廊的栏杆,半蹲着身子,白色衣裙上沾了点滴血迹。

“居然这个时候……咳……咳咳咳……”

他感觉呼吸粘滞起来,整个人扶着栏杆咳得直不起身。

“不行……停在这里……会被森先生的人发现的。”

栏杆下两层的地方就是激战着的两方人马。现在侦探社的形式不容乐观,森鸥外那边的人手很容易就会注意到自己这个“漏网之鱼”抢先一步上楼了。必须在他们发现自己之前把那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小泉找出来。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中岛敦确信,侦探社口中的“猎物”就是他没错了。

中岛敦抬手抹了一下嘴角,晚礼服的白手套上又沾了一块红迹。

他必须尽量暂时避免战斗,否则与寻死无异。

还有人在等着他呢。

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国木田这么和他说来着。不知道为什么,小泉似乎把自己反锁在里面不敢出来了。

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在那里就不会被人发现了么?实在不是什么高明的逃生之道啊……

“咳咳咳……唔……”

……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以防附近还有安插人手,中岛敦只能尽量压抑制自己的咳嗽,然而这样反而让他更加痛苦。

喘不过气来……胸口堆积着难以言喻的疼痛……仅有的力气从四肢逐渐流走消逝,连多走一步都是折磨……

他几乎是爬着摸到房间的门把手的。

“呼……呼……”

那里是一个死角,不会很快被看见也不会被子弹波及,中岛敦靠着墙面一个滑坐瘫了下来想要稍作喘息。

然而现实似乎连这点喘息的时间也不肯给他。

“咦……?”

脚步声?

“咔哒”——

子弹上膛声。

中岛敦几乎是没有经过思考便一下子跳起身来,然而他发现这个死角除了他背后那个上了锁的房间,再没有供他藏身之处了。

侦探社的人刚才撤走回防了,这时候上来的很有可能是森鸥外那边的人。

“糟了……”

手中仅剩那把国木田交给他的只有六发子弹的左轮。

要这时候用吗?

中岛敦从未杀过人——可以的话他这一辈子也不想杀人。

但这时候再不采取行动,死的人就是自己。

脚步声逼近楼梯拐角了……

他粗略地判断了一下距离,大概再有五步……再有五步,那人就要上来了……自己会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对方枪口下。

中岛敦从没摸过枪,他甚至不知道现在手上这把枪是不是真的能射出子弹来。

他把枪举过胸口,摆好架势——即便到时自己打不出子弹,能震慑住对方,争取到一点缓冲时间也是好的。

中岛敦自认不是个武力过人的男子汉。反倒是从小染了一身病的原因,体质可能还比不上一些营养好的女孩子。可是……要说敏捷度和观察力,他是自负不输人的。现在他没有退路,周围杂音很大也无法清晰地判断到底上来了多少人,所以现在贸然忘下冲是很不明智的,没有揪出小泉不说,自己也可能丧命。但如果两方对上了,摸清了对方虚实,他面前便能多一条路。到时,但凡只要有一个间隙,只要一个对方走神的间隙——

中岛敦正心中盘算着,忽然感觉被拦腰一揽,整个人毫无防备地向右倒去,跌入一片黑暗。

“什么——”

他刚想开口质问,忽然又顿住了。他原以为自己会跌倒在冰冷的地面上,可腰间的那只手使了力,没有让他跌倒,反而把他拉进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怀抱中。

淡淡的冷秋气息和……与他丝毫不相称的香水。

“太宰先生。”中岛敦带着些惊讶笃定地叫出这个名字。

“你怎么——”

“嘘——”冰凉的手指轻轻抵在他唇上。太宰治在示意他压低声音。

“我来救我美丽的‘小姐’呀。”

“这种时候请不要开玩笑了,唔——”

这次中岛敦的嘴直接被对方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捂住了。

“都提醒过你了不要这么大声。这个暗道虽然隐蔽,隔音效果却不太好呢。”

黑暗里他们谁也看不见谁。不过中岛敦大概能想像出此时太宰治的表情。他刚想说什么,胸腔忽然被什么堵住似的,空气无法进入,然后又是一阵疼痛。

“咳咳咳……咳咳咳咳……对……对不起太宰先生……”

他本想把太宰治的手推开,却还是反应慢了一步。

血……很脏啊……

“呼……呼……”

“很难过吧?”

“没……就是有点……喘不上气。稍微休息一下就——”

“敦君。”

“什么?”

中岛敦感觉黑暗里一双手摸索着捧上他的脸颊,将自己向前引去。

啊……空气……

被太宰治吻住的瞬间,他竟是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

对他来说如救命稻草一般的……空气。

带着先生的味道……凉凉的……

太宰治没有堵住中岛敦的嘴,只是贴在他的嘴唇上,试着渡些气给他。

但是中岛敦能感觉到,有只手按在他脖子上,不安分地摩挲了两下又见好就收,没再有什么胡闹的举动。

“敦君……”

“太宰先生?”

中岛敦感觉到太宰治在黑暗中移动了方位,从本来被他压着的位置侧身起来,转到前方去了。

“嗯……听动静那些家伙应该暂时安分点了。接下来嘛——”

太宰治一只手压着中岛敦的手,示意他别动。

“接下来是大人的时间了。敦君乖乖呆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哦。”

中岛敦再没来得及多问一句,只觉得一阵刺眼的光线过后,无尽黑暗中,又只剩他一人了。

tbc

评论(6)
热度(70)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