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太敦】椿の檻(21)

那孩子的反应……还真是有趣。

太宰治一边顺着暗道弓着身子前进一边想。

不过,至少可以证明我没有会错意。

似乎到尽头了。他停下脚步,右手沿着暗道边缘一阵摸索。紧接着听到“咔哒”一声,太宰治正前方逐渐打开了一个长方形的口子。

“哦……我先前还在担心这宅子闲置了这么多年这些机关暗道还能不能正常运作呢,看来咱们运气都还不错,是不是?小泉先生——”

太宰治掰了一下手边桌上的烛台,让出口处遮挡用的巨幅油画又恢复原样,然后摆出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看着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泉。

这里是三楼走廊尽头的房间。

“你……你你你——”

“这就是自由的代价呀,小泉先生。”太宰治慢步踱到书桌边,拿起一把小巧精致的拆信刀放在手里把玩。

“当初您执意从侦探社逃走,怎么就没料想到今天的局面呢?”

“这……这些都在你算计之中?”

“那您还真是错怪我了。这世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能安分地留在侦探社本来是最好不过的结果,可您非要给我们惹出点事来,那我也就只好将计就计了。侦探社总是要经营下去的,我们也不能亏本了不是?”

太宰治和善地笑道。

“我不跟你们回去……我不回去!”

小泉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已经满头大汗,一双眼睛不安分地四下胡乱张望着,似乎想从眼前仅有的空间内找到一条生路,脱离太宰治的掌控。

“您最好看清眼下自己的处境,侦探社和森先生的人马都在楼下,就算跑您也绝对跑不出这座洋馆大门。我们社长的意思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杀人,所以现在战局上我们已经处于劣势了,一旦被敌方抓住,我们也没把握能救您出来。”

太宰治步步紧逼。

“落到森先生手上,可不会像在侦探社好吃好喝那么舒服了哦。”

“你这么说我可不太乐意啊,太宰君。”

第三道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太宰治却并不惊讶,依旧慢悠悠地回身,有意识地将身后的小泉挡住。

“舞会感觉如何?森主编。”

“真是多谢款待了,我很久都没喝过那样的好酒了。”森鸥外笑道,不过那笑容却是转瞬即逝。

“那么,是时候将你身后那位先生交给我了吧?”

“森先生怕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我早已不是当年您麾下的那个太宰治了。”

太宰治语气轻飘飘地回击道。

“呵呵,这件事我可一刻都不敢忘。当初你是怎么窃取了组织的情报,一走了之,最后又怎么搞得我们的派遣部队全军覆没……”

森鸥外的语气逐渐冷淡起来。说罢,他缓缓抬起手来,冰冷的枪管指向太宰治的眉心。

“太宰君,你确实是个不世出的人才,就这样让你埋骨此地实在是有些可惜。怎么样?是否考虑一下再回来替我效力?”

“森先生这个提议真是诱人得很,不过恕我拒绝。这家伙也是,我不能把他交给您。”

“你是自认为体术过人,能从这里逃脱吗?”

“我的体术大概算不得高明。”

“那么,你哪里来的自信?”

太宰治冷笑一声,从腰间拔出枪来,抬手指向森鸥外。

“哦?”

“接下来就是赌博了,森先生。”

两人拿着手枪互相指向对方要害。整个房间静得只能听见三个人的呼吸和心跳声。

“赌博吗?”

“没错,赌对方枪膛里还剩几颗子弹。”

“唔……我若死了,你就完成了任务,你若死了,就遂了你多年来寻死的心愿,怎么看都是我亏啊。”

“是呢,而且如果我要死的话,绝对会把小泉先生也带走——虽然殉情的不是美人有些可惜,但也绝不会让您占便宜哦。”

“这么不公平的赌约,你觉得我会接受吗?”

“无所谓您接不接受,这是现下唯一可行的规则。”

“也是啊。那么——”

“砰”!

森鸥外话未说完,太宰治已经先发制人扣下扳机,不过对方反应之快也让他始料未及。

森鸥外一下子倒地闪身,躲过一发子弹。

“你六岁进的组织,当了我十年部下,你觉得这点小动作我会看不出来吗太宰君?”

说着,森鸥外朝着对面——不是太宰治,而是小泉开了一枪。

“闪开!”

沙发和书桌的距离都很远,触手可及的范围内根本没有能用来防御的物件。刚才森鸥外躲掉那发子弹后已经是绕到两人侧面了。太宰治迅速反应之后,只得将小泉往身后拉去,两人换了方向,他却将自己正面暴露在了对方枪口之下。

这一来二去,根本来不及躲闪。

“你——”森鸥外似是颇为意外地睁大了眼。

“太宰先生!”

……咦?

太宰治愣神了一瞬才想起那个声音是谁。他转头向那声音来处看去,只见少年正飞快地朝他奔来。

“敦君,闪开!”

可中岛敦根本不听劝告,直直地冲向太宰治,整个人往他身上扑去。

“唔——!”

那条白裙子一大片都染红了。有血溅到了太宰治的脸上。

敦君……

中岛敦整个人抱着太宰治,颤抖着一言不发。子弹射中了他的左肩。

“敦君!”太宰治想把他扶起来,可少年死死搂着他一动不动。

“……”

忽然,太宰治觉得手心一凉。一把六发子弹的左轮枪被沾了血的手送到了自己手里

tbc

燃战太敦一组,不开森。。

评论(7)
热度(40)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