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博晴】化鬼(3)

源博雅复健上朝是在三天后。这次因为德子小姐的事,他吃了不少苦头。

赋闲期间,他曾多次试着吹响叶二,却再也不见德子小姐鬼魂的行迹。

“难道死去的鬼……不能在人世逗留太久吗?”

虽然普通人看不见鬼魂,但博雅知道,德子小姐若是靠近,他一定感觉得到。

蝉丸也去博雅府上拜访过。都说乐者相知,博雅想或许蝉丸会知晓个中缘由,便将近来“鬼笛无鬼应和”之事告诉了蝉丸。

“您不觉得奇怪吗?蝉丸大人。”

“依老朽拙见……是博雅大人心境变了哪。”

“心境?”

“乐曲自心生。这个道理博雅大人应是比老朽参悟得通透。心中有高山,乐曲便激昂壮阔,心中淌溪流,乐曲便缠绵婉转……如果心中思念着某个人……”

“你是说……我吹奏乐曲时心里想着的……不再是德子小姐了?”

盲眼的老者只是拨弄了几下手中琵琶的琴弦,乐声淅淅沥沥地从他干枯的指间流泻而出。

珠圆玉润,绮丽玲珑。数日不见,蝉丸的《流泉》更见精湛。

“这怕是只能问博雅大人自己了。”

然而博雅到底是个耿直之人,他扪心自问了许久,发现那里只是空荡一片,什么也没有。

怎么回事呢?

“要不要去问问晴明呢……”

然而博雅感到奇怪的是,这几天宫里宫外都不见晴明的身影。

虽然晴明总是称天皇为“那个男人”,似乎对其一直有种莫名的偏见,但这样连着几天不来朝会的情况却从来没有过。

问了阴阳寮的人,大家也都说这些天总不见晴明的影子。

“或许又受了哪家大人的委托,除妖去了吧。”

直觉告诉博雅,这不可能。于是他像往常一样赶往土御门路的晴明宅邸。

“哎呀,是源博雅大人。”

蜜虫的表情像不认识的自己一般。博雅心中奇怪,却也没大在意。

“晴明怎么了?”

“晴明大人一切安好。”

听到这话,博雅好歹松了口气。然而正当他抬脚准备进门时却又被蜜虫拦住了。

“晴明大人说这几天不想见外人。”

“怎么回事?”

“尤其是源博雅大人。”

“啊?”

还说什么“一切安好”,这分明是有事了吧?

“我有重要的事想问晴明,蜜虫你就去通报一下吧,拜托了。”

博雅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然而式神并不买账。

“晴明大人说了……”

“你这么禀告他就好。我会在门外等着,等到他说见我为止的。”

博雅一脸认真。

“那、那你就等着吧。”蜜虫撅着嘴闭了门。

“…………”

博雅似是没料到会吃个闭门羹。从认识以来,但凡是他登门,晴明从来没有不欢迎一说。

“难道他生气了?可为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

天色说暗就暗,刚才还挂在天边的一抹红眨眼间就被染成了黑色。土御门路也开始渐渐变得冷清起来。

博雅倚着门框,想象着门后那从不修剪的荒草丛生的庭院。

说起来,印象里除了自己和贺茂保宪,若是没有除妖委托,根本就没几个人会来这道门前。那屋子里除了式神,好像也没有其它侍从,除了主人,连个带活人气的都没有。

晴明……很孤独吧。博雅自顾自这么想着。

天上流云翻卷,月影浮动,月光洒在地上如池中水影一般。

博雅取出叶二,兴之所至地吹奏起来。

笛声陪伴着月色,轻缓悠长,安抚着夜幕下平安京的一城煞气。

不知过了多久,门“吱呀”一声开了,蜜虫从后面探出脑袋。

“博雅大人,晴明大人请您进去。”

博雅松了口气——这多少表明晴明不是在生自己的气。然而当他踏进木门穿过庭院,只听那熟悉的清冽嗓音传到自己的耳边。

“所谓‘重要的事’就是德子小姐吗,博雅?”

(待续)

评论(6)
热度(59)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