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谢乐】师徒三十题(23~26)

23 师娘?


乐无异表示:那是什么能吃吗?


谢衣表示:能吃。




24 假如我死了


(大过年的,这题略。。。)



25 做我徒弟的好处


“嗯......”


谢衣认真地思考起来了。



“哪里是这点程度的事啊——”


乐无异大大咧咧地笑道。


“——能做师父的徒弟已经是这辈子最好的事啦。”



26 可能你不在意但是那东西我一直收着



乐无异瞪大了眼睛看着谢衣手里那只正在上松油的偃甲鸟。


“师父,这只难道是...”


谢衣停下手头的活,看着乐无异目瞪口呆的样子笑了半晌。


“是啊,是为师当初送你的那只。”



如果乐无异的记忆没出问题,这只偃甲鸟也就是他那晚在广州码头放飞的那只。


他让它去找“谢衣”...



“原来它真的...”


是啊,哪里是“谢衣”,它的主人分明是——


原来它真的找到了。



“为师记得送它那年你大概七八岁的样子。”谢衣用手指轻轻拂过偃甲鸟的翅膀,叹了一声。


“十多年了啊。”


十多年完好无损,谢衣再一次见到这只偃甲鸟时,它运作自如地就和刚做出来时一样。


“师父...”


“手艺这般精湛,想来无异也已经能完好无损地拆开它了?”谢衣抬眼笑道。


“呃,是...”


“那么——”


见谢衣抬了手就要拆,乐无异慌了神连忙上前死死拉住谢衣。


“师父不能拆!”


“怎么?”谢衣愣了片刻,然后伸手轻轻弹了乐无异一个脑崩儿。



“傻徒儿,零件放久了迟早要换,否则无法保证偃甲本身今后还能如此恒常运作,此乃偃术一道的基本常识。”


“不、不是这回事!我是说...”


然而某种程度上,乐无异终究是小瞧了谢衣。就在和两人说话的当口,自家师父一只手翻来覆去了几下,偃甲鸟的胸甲已经被整个卸下来了。


“... ...!”




——闻人,刚才我终于拆开它了。它的心脏上...真的有师父的纹章...



谢衣定定地看着偃甲鸟有些老旧的心脏上,紧挨着他自己的纹章旁,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哪个人,不着力道地刻了个略小一些的纹章。



——我做了点小手脚。虽然...不,这绝对是对师父大不敬。可是...还是希望他...他若有知,能原谅我这点小小的私心。



“唉...”


“师父...”


“傻徒儿。”


评论(2)
热度(26)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