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博晴】化鬼(5)

鬼和人有何不同?

这是长久以来萦绕在源博雅心头的疑问之一,但他从未向晴明谈起过。

的确,鬼面目可憎,啖人肌骨,害人性命。

然而就他所知,这世上,但凡灾荒遍及之处,不乏难民饥不择食,食人肉,饮人血之事。害人性命者也是数不胜数,而面目可憎者,更是随处可见。

朱门及草野,人亦行鬼之事。

这样的话,“人”除却在“人”看来平凡无异的皮相之外,和“鬼”究竟有什么区别?

“若没有‘源博雅’……世上便再不会有‘安倍晴明’了……”

啊,或许就是这样吧。

“晴明……”

若要说有什么不同——

“你一定又要问这话什么意思了吧?”晴明闭上眼睛,安静地笑起来。

“可惜……这次不能告诉博雅。”

若要说有什么不同——

“是执念吧。”博雅看着怀中的晴明,坚定地说。

这是他难得的在与晴明的交流中没有迷失自己言语的方向。

“晴明心里有执念吧,和那时的德子小姐一样。”

白衣的鬼听罢,以不被博雅发现的力道,轻轻地叹了口气。

“ ……是吧。”

是。

“一直这么下去的话,会怎么样?”

“这个么……或是彻底化成六亲不认的恶鬼,或是……”

晴明犹豫了一下。

“被博雅杀死。”

“什么——”

“听我说完,博雅。正如你所说,生成为鬼凭的是心中妄执,我……现在这个样子,除非舍下执念,否则……没人救得了我。所以……”

“你想让我和那时一样,也在你变成恶鬼之前杀了你?”

博雅的神情凌厉起来。晴明难得地愣住了。

他看过的这个人,从来是眉目宽和的,即便是悲伤,愤怒,都只像是樱花落在河川上的力度,从来不曾刺痛别人。

呵,自己竟然让他露出如今这种表情……可没有办法……

这妄执如果放得下,他早就那么做了。

“办得到吗?博——”

“办不到!”抱着他的人忽然大声道。

“我不知道你心里存着什么样的执念,可如果连你都办不到的话,我也办不到!我……怎么能杀了晴明?”

“我说过了,那时的我早已不是‘我’了。”

“我也说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晴明就是晴明。”

“哪怕我……变成恶鬼,啃食你的骨肉,饱饮你的鲜血?就算如此也……”

“就算如此,你也是晴明。”

……傻瓜。

晴明抬手攀上博雅的肩膀,侧脸贴着博雅的胸膛,笑出声来。

“我的博雅……是个世所莫及的大傻瓜……”

已经……够了……

当日,贺茂保宪问他是否顾虑自己一直守护的平安京,是否顾虑源博雅……

已经不重要了。为人,为鬼,世人看自己如何……只有在博雅眼里,他一直是晴明。

安倍晴明有源博雅一人足矣。

“博雅,带着叶二吗?”

“带是带着……”

“吹给我听吧,什么都行。”

“晴明,都这个时候了——”

“难不成……只能吹给德子小姐听?”

“才没那回事,我……”

博雅一时语塞,他寻思良久,却怎么也反驳不了晴明,终是无奈取出叶二,迎着月色吹奏起来。

夜风停了下来,空中,阴翳散去,月朗星稀。

狩衣的白色衣袂映进博雅的眼底,主人微不可察的呼吸声浸透在笛声里,侵略着他的耳膜。

乐曲转调,那狐狸的一双眼眸化了一池月色倒映在他脑海中……院子里那唯一一株未及凋败的桔梗,咒印一般,不觉间将什么东西刻在了他心头眉间。

“……!”

“博雅?”

乐曲没来由地停了。

“我……”博雅颤颤放下叶二,整个人失了神一般。

——依老朽所见,是博雅大人的心境变了哪。

“我……”

——你是说,我吹奏叶二时心中想着的不再是德子小姐了?

何止如此……除却德子小姐“生成”的那个晚上,之后每一次……

曲子的意境整个都变了,连他这个置身其中的演奏者本人都察觉到了……

……那个鬼从来就不是德子小姐……从来就不是……

一直以来,只要吹奏起叶二,在我心中浮现的……

博雅努力回想。他依稀看到那晚德子小姐在他怀中停止呼吸时,屏风后面掩着烛火退去的白色身影……

原来……

“晴明,原来……”

原来……

“一直是你啊。”

此时此刻,自己是否也将要化为所谓的“恶鬼”了呢?博雅看着手中鬼笛叶二,如此想道。

恨意,爱意……至死不休的妄执。

人一旦生了执念,心中便会生出缝隙。

他对那个女人付诸愧疚与承诺,他也向神明祷告,愿她来世幸福,但却也到此为止而已。

那不是他的执念所在。

“晴明,我啊……只是希望我身边的人都安然无虞,只是这样就够了。”他如实地吐露出此刻心情。

怀里的人久久不曾回应。博雅低下头去。晴明仍是一手攀着自己的肩膀,一手抓着自己的衣袖。

“晴明?”

“博雅,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对所有人付诸温柔,是十恶不赦的大罪?”

晴明说出了平时决计说不出口的话来。

然而博雅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知道。

“可是晴明,我说不定……也会化成恶鬼吧。”

博雅平静地说着这番话,低头看向晴明。良久,他一手揽着晴明的腰,一手托起他的背,就这样把晴明整个人支起,紧紧抱住。

“博雅,你——”

“晴明,你说人有了难以消除的执念,就很容易‘生成’吧?”

双臂的力道在加大,仿佛在害怕怀中虚弱的阴阳师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

“我……不敢说出口,我怕我说出来的话,言灵既成,你会消失不见。”

博雅语气认真。

“是什么……”晴明再难抑制语调,声音跟着脱了力的身体一道颤起来。

“你心里的那条缝隙……是什么?”

“是你啊,晴明。”

刚才也说了,一直都是你啊。

苍白修长的手指好不容易使上了点力,晴明轻轻推开博雅,略微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男人的眼睛在他看来,永远清明澄澈,就同空中的星子一般。

自己从来不是什么长夜皓月,那不过是世人一厢情愿的认定。

神明明明就在眼前。

自己在界线的另一侧,在“彼岸”。

“那么……”

晴明抬手轻抚博雅俊秀的面容,用力支起身子,整个人贴上前去。

两人双唇交叠的前一刻,博雅听见那失了人气却依旧清冽好听的嗓音轻声道:

“一起下地狱吧,博雅。”

(待续)

评论(11)
热度(64)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