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太敦】椿の檻

昭和paro
落语家太宰x粉丝敦

没什么考据……
是不是HE不知道……
能不能完结也不知道……

ooc ooc ooc

以上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无论多么永恒的形象,骨子里不过都是些卑劣粗俗之物。”——太宰治《阴火》

若说无情,我等便是这世上最为无情之人。

昭和二十五年  秋

直美找到中岛敦时,他正喜滋滋地将三本新买的书装上自行车。天气早冷了下来,这几天的风刀子般格外地猖狂,少年纵然围着白色长围巾,脸颊却也染上了枫叶的红。

“可找到你啦,敦君。”

“啊,直美小姐。”

瘦削的银发少年扶了扶鼻梁上歪到一边的黑边圆框眼镜,随后挠了挠头,微红着脸朝直美饱含歉意地笑了笑。

“抱歉,今天发了稿费,本来想去寄席看……呃,因为一票难求,索性就回头去书店了。耽误了回去的时间真是抱歉……”

“才没有那回事呢,敦君就是太见外了。虽说你是寄住在我们家,可如今为止也帮了我和哥哥不少忙了,而且敦君又那么刻苦,生活费都是自己挣——啊,对了!差点忘了正事。”

直美一拍双手,随即眯起好看的眼睛,勾出迷人的微笑。只见她变戏法似的,趁中岛敦不注意,不知从哪儿“忽”地一下掏出了一张入场门票。

“给,哥哥让我带给你的。”

中岛敦接过一看,一下傻了眼。

“这个这个这个……井心亭的……怎么……?”

“其实呀,是昨天国木田老师来家里时碰巧提到的。‘虽然被塞了一张票,但那自杀狂的落语我是死都不会去看的’,他火冒三丈地和哥哥这么说呢。”

直美放粗了嗓音,惟妙惟肖地模仿着脾气暴躁的国文老师生气的模样。

“你是井心亭的忠实观众嘛,每次都在寄席待到最后一个才走。哥哥想着,索性就跟国木田老师把票讨了来给你,这样国木田老师也不用烦恼了,你也可以去看井心亭的那位先生啦。”

中岛敦仍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手里薄薄的纸片,心中一时百感交集。

“直美小姐……还有谷崎先生,我……真是太劳你们费心了。”

自从中岛敦寄住到谷崎家,这对兄妹就一直对他百般照顾。纵然双亲在空袭中丧生,自己从书香门第衣食无忧的小少爷一下子变得一无所有,但正是因为他们兄妹俩,中岛敦如今依然能够四肢健全地站在这里。

所以他无时无刻不感谢上苍,似乎从来不曾绝断他的生路——刚被救起的那段时间,他一度深受打击,也是想过干脆离开谷崎家,乞讨甚至抢劫为生的。好在他终究没有。

说到这个……

赋予这副健全躯壳意义的却是另一个人了。

“啊呀啊呀,敦君真是的都要哭出来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好啦,去吧去吧,这个是今天的日场,再不去就赶不上啦。”

中岛敦抹了抹眼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谢谢直美小姐,啊,也请替我向谷崎先生道谢。”

中岛敦朝直美深深鞠了一躬,旋即跨上自行车,迎着深秋的长风红叶,望井心亭一路驶去。

他不时看一眼攥在手中的入场票,心头欢喜满溢,竟暗自吃吃笑起来。

还未及见面,那位先生执折扇的手,染有独特纹样的羽织,微卷的深褐色短发,入木三分的表演,温润绵长的嗓音……全都从他脑海深处一股脑儿地涌现了出来。

今日    井心亭太宰治    品川心中

TBC

评论(4)
热度(116)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