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文炼neta屋第一期——太宰治

寒假去了一趟青森朝圣,现在看这篇资料真是满满的亲切感【捧脸痴汉笑】有生之年一定要在樱桃忌时去一次三鹰。

真心推荐不管是喜欢文炼宰还是文野宰的大家去看看先生的文章~先生他真的有那————么好!

文豪与炼金术师neta屋:

撰写:麻雀@jj麻雀,郁川月@一个过激背德的郁川月,小葱@煎饼卷小葱_ 


校对:郁川月@一个过激背德的郁川月,鸽祖@薯条和螃蟹,米愁@米愁米愁米




编号:002


武 器:刃


稀有度:彩虹


文学流派:无赖派


文学倾向:纯文学


精神:不安定


CV:中村悠一


生卒年:1909年6月19日 - 1948年6月13日(尸体发现日期为6月19日)


出生地:青森县北津轻郡金木村(之后改为金木町,现在为五所川原市)


职业:小说家


代表作:《走れメロス》(奔跑吧梅勒斯)、《人間失格》(人间失格)、《斜陽》(斜阳)、《女生徒》(女生徒)、《晚年》


兴趣嗜好:和芥川龙之介交谈




人物介绍:




“呼呼呼,其实是我的粉丝什么的吧?”




明朗情绪制造者,但内在是自我陶醉型的困扰儿。


时常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批评别人,但在讨好人的时候,不论怎样的讨好都能很快转变。


就算被指出不够干脆,性格麻烦也绝对不承认。


看不见的部分也有意识地好好打扮了,上衣的华丽花纹就算被藏起来了本人也很满意。




语音以及相关捏他:




登錄: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 始まりだ!


登录:文豪与炼金术士 开始啦!




入手(初回):俺は太宰治!この世に彗星の如く現れた天才小説家だ!


入手(初回):我是太宰治!是这世上如彗星般显现的天才小说家!




入手(二回):俺は太宰治! 皆おなじみ、天才小説家だ!


入手(二回):我是太宰治!是大家所熟悉的,天才小说家!






圖書館(通常):何何?俺そんなに面白い?


图书馆(通常):什么什么?我有那么有趣吗?




圖書館(通常):芥川賞欲しい芥川賞欲しい芥川賞欲しい!よし、直訴だ!!


图书馆(通常):想要芥川奖想要芥川奖想要芥川奖!好直接上告吧!!


【neta】


太宰治曾经对取得芥川奖十分执着,然而第一次落选,第二次无人当选(因二二 六事件审查而中止),第三次因“前回入围者、投票两票以下者不再列入候选”的规定而没有入围,始终没能得到芥川奖。


太宰治曾多次给担任评选委员的佐藤春夫以及川端康成写信表达自己想要芥川奖的恳切心情(直接上诉)。在佐藤的遗族保管的信件资料中发现的太宰治的信件(甚至写了四米长)中有“佐藤先生,请不要忘记我。请不要对我见死不救。如今,我的命就托付给你了。”之类恳求的话语。




图书馆开放“声”追加:やっぱり俺のファンなんでしょ?いいよいいよ、分かってるからさ


图书馆开放“声”追加:果然是我的粉丝什么的吧?好啦好啦,我知道的啦




司書室(通常):芥川先生、マジ、男前じゃない?そう思わない?


司书室(通常):芥川老师,真的,超有男人味不是吗?不这么觉得吗?


【neta】


太宰治对芥川文学十分倾倒。在弘前高校时期,曾经去青森市公会堂听过芥川的演讲。两个月后,芥川即在自宅服用致死量安眠药自杀,太宰大受冲击。关于太宰对芥川的仰慕,留下过很多逸话,比如模仿芥川的动作拍照、在笔记上写满芥川的名字等等。




司書室(通常):騙される人より、騙す人が、数十倍苦しいさ


司书室(通常):比起被欺骗的人,欺骗他人的人,要更痛苦数十倍。


【neta】


原句出自太宰治的《幽幽之声》:比起被欺骗的人,欺骗他人的人,要更加痛苦数十倍。因为他会堕入地狱。




司書室(通常):俺くらいになると何を着てもかっこいいだろう?(追加)


司书室(通常):像我这种的穿什么都很帅气吧?




放置:あれ?俺、忘れられてる?


放置:啊嘞?我,被遗忘了吗?




研究:任務達成ー!


研究:任务达成——!




購買:お買い物ー!って…俺、金無いわ


購買:买东西——!话说…我没钱啊


【neta】


太宰治毫无理财观念,花钱如流水,甚至没有纳税观念,因此经常陷入穷窘之境。1947年曾发生了税金事件,为了支付高额的税金几乎用尽存款(收入为21万日元,约合现在2100万日元,税额为11.7万日元)。“太宰买东西的话,仅仅在10分钟左右的时间内,在三家商店就会花掉普通人一个月的薪水。”(堤重久《和太宰治的七年》,引自知日特辑32•太宰治)




手紙配達:手紙はいいけど、俺の個人的ノートは絶対見んなよ!


收到信件:信件就算了,我的个人笔记绝对不准看啊!


【neta】


太宰治的修身笔记和英语笔记已被作为资料复制公开,在网上也可以阅览。点击此处




潛書(開始):いっちょいてみますか


潜书(开始):那就去一趟看看吧!




潛書(完了):んん…?何かが俺を呼んでる!


潜书(结束):嗯嗯…?有什么在呼唤我!




文豪之途(開始):お?更に俺を成長させちゃう?


文豪之途(开始):哦?是要让我进一步成长吗?




文豪之途(完了):俺がまた輝いちゃうな!


文豪之途(结束):我更耀眼了呐!




食事:大丈夫だ、例の調味料は持参した!


食堂:不要紧,我带了常用的调味料过来!


【neta】


太宰治非常喜欢味精(味之素)。在《LOST HUMAN》中太宰曾写道:“我除了,在盐渍鲑鱼子上像下雪似的撒闪闪发亮的味精,在纳豆上,加青海苔和芥末,并没有其他的不足之处啊。” 檀一雄在《小说太宰治》中也写过这样一段:“鲑鱼盖饭打开着。太宰正胡乱在上面撒着味精。‘我呀,绝对可以确定下来的只有这个味精而已。’他窃笑起来,笑着的眉稍弯得厉害。”




助手變更:俺が必要だって?仕方ないなぁ


助手变更:你说需要我?真拿你没办法啊




入替:ふっふっふ、実は俺のファンなんでしょ?


入替:呼呼呼,其实是我的粉丝什么的吧?




戰鬥開始:お?俺の出番か?


战斗开始:哦?该我出场了吗?




戰鬥:この仕事、完璧にこなせるのは俺しかいないでしょ


战斗:这份工作,能完美完成的只有我了吧




戰鬥(boss到達):裏切られた青年の姿…可哀想な奴らだ


战斗(到达boss):被背叛了的青年的身姿…真是可悲的家伙们啊


【neta】


原句为「大人とは、裏切られた青年の姿である。」(所谓大人,即为被背叛的青年的身姿)出自《津轻》




資源發現:お茶の子さいさいってヤツ?


资源发现:这就是所谓的小菜一碟吧?




攻擊:いくぞ!せい!


攻击:上咯!嗨!




攻擊:弱っちぃ奴等だな!


攻击:弱爆了的家伙们呐!




攻擊:たぁっ!


攻击:哈!




負傷:なんなんだよ?!


负伤:干什么啊?!




負傷:いって!


负伤:好疼!




筆殺奧義:ふざけんじゃないぞ!バラすぞ!


笔杀奥义:开什么玩笑啊!宰了你啊!




雙筆神髓(通常):やってやるぜ!


双笔(通常):大干一场吧!




耗弱:俺は駄目な奴だ…人間失格だ!


耗弱:我是个没用的家伙……不配做人了!




喪失:あぁ~俺はもう駄目だ!死ぬしかない


丧失:啊啊~我已经不行了!只能去死了!


【neta】


捏他自太宰治代表作《人间失格》。第三手记末尾有一段:“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毫无用处,只是耻上加耻……(中略)我想死,必须得死,活着就是罪恶的种子。”






絕筆:助けを求めてる声がする……。もしかして、俺自身……か……?


绝笔:有听见求救的声音……。难道说,是我自己……吗……?




攻擊不能:すみません、失礼しました!!


攻击不能:对不起,失礼了!!




戰鬥終了:本当の人間失格…そらなぁ、お前らのことを言うんだよ


战斗结束:真正的人间失格…那个啊,说的就是你们这些家伙啊




MVP:へっへーん流石俺!


MVP:嘿嘿—真不愧是我!




有碍書歸來:たっだいま~!


有碍书归还:我回来啦~!




修補(通常):はぁ…なーんも楽しくない…


修补(通常):哈啊…干什么都觉得没劲…




补修(耗弱·喪失):死ぬときは道連れだぜ…ぼっちは寂しいからな


补修(耗弱·喪失):死的時候要有人一起啊…独自一个人太寂寞了吶


【neta】


捏他自太宰曾经五次自杀,其中三次是与女性殉情。




圖書館(耗弱·喪失):もう嫌だ俺は平和な余生を送るわ


图书馆(耗弱·丧失):已经够了让我度过平和的余生吧




圖書館(耗弱·喪失):うわぁぁ俺の恥ずかしい過去が脳裏に!


图书馆(耗弱·丧失):呜哇啊啊羞耻的过去在我的脑海里!


【neta】


捏他自《人间失格》第一手记首句:“度过了羞耻众多的生涯。” 「恥の多い生涯を送って来ました。」




司書室(耗弱·喪失):入水自殺って失敗しやすいしな


司书室(耗弱·喪失):投河自杀很容易失败啊


【neta】


太宰治曾在很多小说中描写与女性投水殉情,女人死去自己却生还的情节。(包括《叶》、《小丑之花》、《狂言之神》、《虚构之春》、《东京八景》和《人间失格》)这些作品是取材于他1930年与田部喜美子殉情的经历,但实际上,他与田部是在镰仓的小动岬服药自杀,并未投水。即是说,太宰治其实并没有投水自杀失败的经历。


太宰的最后一次自杀是与山崎富荣一同在玉川上水服毒投身(然而也有被山崎富荣强迫殉情之说),也许是最后一次的成功和许多小说中的描写,使大多数人对于太宰的“投水”印象比较深刻。




司書室(耗弱·喪失):一体どうやったら楽に華麗に死ねるもんかね


司书室(耗弱·喪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轻松而华丽地死掉呢




助手變更·食事·入替·研究(耗弱·喪失):はぁ...


助手變更·食事·入替·研究(耗弱·喪失):唉…






季節限定(秋季):秋!俺としてはやっぱ、芸術の秋だな


季節限定(秋季):秋天!对于我来说果然,是艺术的秋天啊




季節限定(冬季):冬!冬は、雪だらけの故郷を思い出すな


季節限定(冬季):冬天!冬天啊,想起了满是雪的故乡呐


【neta】


太宰的故乡为青森县北津轻。青森县为日本本州岛最北端,位于其西北面的津轻在冬天常常有雪。




雙筆神髓(特殊)


中原中也「ほらほら行けよ桃の花野郎」


喂喂快上啊桃花混 蛋!


太宰治「ひぇぇ!わ、分かりましたぁ!」


诶诶诶!我、我明白了!




太宰治「くらえ!三羽ガラスアタック!」


接招!三羽鸦之击!


織田作之助「だっさ!ださすぎやわぁ!」


好土!土过头了啦!


【neta】


三羽鸦指某一领域最强三人,或许是指太宰治、织田作之助与坂口安吾是无赖派最具代表性的三位作家。




芥川龍之介「太宰君、頼りにしてるよ」


太宰君,你很可靠哦


太宰治「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十、十分感谢您!






信件及相关捏他:




織田作之助


太宰治様へ 


全く、太宰クンには嘘つかれへんな 悪いけど、心配には及ばんで 太宰クンこそ無理したらアカン 頑張りすぎて自殺しようとする癖をちゃんと直しや それはそうと、また飲みに行こうや カレーも食べたいことやしな




致太宰治 


真是,没办法对太宰君撒谎啊。虽然不太好,但不用担心啦。太宰君才是不要勉强了,努力过头就想着自杀的毛病也要改改。话说回来,要再一起去喝酒哦,也想吃咖喱呢。




森鷗外


太宰治様へ 


申し訳ないが睡眠薬を処方することはできない、図書館からのお達しだ 思うに君は薬よりもまず安定した生活を送るほうがいいだろう 気が塞ぐ時には、君の好きな芥川の本でも読んで、安静にしておくことだ




致太宰治 


非常抱歉安眠药没办法配给你,这是图书馆那里传来的指令。我觉得比起药物你先安定下来生活比较好。觉得郁闷的时候,就读一读你喜欢的芥川的书,好好安静一下




志賀直哉


太宰治様へ 


お前が今も意見を変える気がないのは分かった、その向こう見ずで頭が固いところは相変わらずみたいだな だが俺は「売り言葉に買い言葉」するつもりはない、いい加減理解してくれないか




致太宰治 


我知道你至今也没有改变意见的想法,那种鲁莽的死脑筋样看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呐。但我并没有“针锋相对”的打算,能不能适当理解一下啊


【neta】


起因是志贺直哉批评了太宰治的小说《津轻》,并且在杂志的座谈会上当着中村真一郎和佐佐木基一等人的面,对太宰治做出了严厉的负面评价。


太宰治于是在《如是我闻》中进行反击,指名批判了志贺直哉,写道:“……本来,这号作家,思索疏漏,无修养,仅仅蛮不讲理,并且无法忍受孤芳自赏,至多在文坛的一隅被一部分好事之徒所钟爱。却神不知鬼不觉,在租借厢房后,厚 颜 无 耻地霸占了主房,做出某种泰斗的架势,因而不禁引人失笑。……”当时,志贺直哉是成名已久的文坛泰斗,又被称为“小说之神”,违逆他就如同被文坛放逐。然而太宰不仅批判了文坛前辈后辈的风气,更是毫不客气地批评志贺及其代表作品,并为自己的作品辩护,可见太宰反骨、任性、强势的一面。


太宰死后,1948年8月5日,志贺写下了《太宰治之死》一文,“我知道太宰君对我抱有反感之事,自然,多少说了些带有恶意的话”承认了《津轻》的事件令太宰生气了,“如果我知道太宰君的身心已经是那种程度的衰弱了的话,就会少说一点话。现在我感到十分遗憾”对于自己的回应太幼稚的事情道了歉。




回想一览:




い段 《夫妇善哉》织田作之助、太宰治,


于战斗开始前发生




太宰治:啊,头发乱了嘛,必须整理一下……!


织田作之助:太宰君明明声称自己是无赖汉,还真是在意外表呢


太宰治:我和织田作不一样,必须得保持帅气才行! 我一直被那样期待的!


织田作之助:诶——不对吧


                  说起爷们儿度的话,太宰君你可是陪衬,我才是主角啦


                  我们一起在酒吧喝酒的时候大家不也这么觉得吗?


太宰治:啥? 才不是呢,大家最终还不是被我的帅气迷得神魂颠倒嘛


织田作之助:是那样吗? 我不记得了


太宰治:就是的! 虽然织田作可能不知道!


织田作之助:哼,就当是那样好咯


                  反正不管怎样,我跟太宰君不一样,啥都不干 我作为美男子的事实也不会变的啦!


太宰治:你、你这家伙真让人火大……




は段《粗暴》太宰治、中原中也


于BOSS击破后发生




中原中也:喂,桃花混 蛋!


太宰治:呜哇……哟、哟中也


中原中也:嗯? 你刚才发出了“呜哇”的声音? 


             “呜哇”是怎么回事啊你


太宰治:不、什么事也没有


中原中也:你在害怕个什么啊! 你还是老样子看着就很不顺眼啊


太宰治:(完了完了,他不讲道理又已经满身酒气了,这下完了……非常糟糕了)


中原中也:嘛算了! 工作也结束了,之后就一起去大喝一场吧!


太宰治:诶,那个稍微还是请容我拒绝……


中原中也:什么!? 再啰嗦我把你扔出去哦!


太宰治:吓,对不起……


【neta】


捏他来源于檀一雄所写《小说太宰治》当中的一段记述,摘译如下:


“怎么了,你。带着一脸像青花鱼浮在空中似的表情。到底,你是喜欢什么花啊?”


太宰当时露出了十分为难的、快要哭了的表情。


“喂喂?你喜欢的花是啥啊?”


用仿佛从断崖上跳下来一般走投无路的表情,却又是撒着娇的、泫然欲泣的声音,太宰断断续续地说道。


“桃……花……”说完,太宰又像往常一样,一面带着并非爱情、不信任、含羞、拒绝……似乎什么也不是的、心中纠作一团的悲伤的微笑,一面久久地,一动不动地盯着中原的脸。


关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交 友,檀一雄在此书中写道:


太宰在我(檀一雄)家见到了中原中也,似乎给他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太宰一方面非常厌恶中原,另一方面,又令我感到一种“必须接近他”的隐忍的祈愿。不愿与他见面的时候,太宰就说:


“井伏先生不许我和中原来往。”


是不是事实,非常可疑。


就算是真的从井伏先生那里得到了为人处世上的忠告,太宰也从来没照做过。因此,拿井伏老师的劝诫当借口的事,至今我还没听说过,反而令我怀疑是假的。简单来说的话,太宰虽然自己下定决心要尊敬中原,可实际上很讨厌他。这是因为太宰的自我陶醉和虚荣心迫使他如此。太宰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拒绝交际上的恶友。但是,他也一定无法忍受那位中原在酒席上异常激烈的胡搅蛮缠。


(底本:小说太宰治 岩波书店2001年第二刷)




に段《墨东绮谭》太宰治,永井荷风


于战斗开始前发生




太宰治:荷风老师! 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永井荷风:哦呀,是太宰君吗


               找我这个喜欢假装恶人、故作姿态的老头子,有何贵干呐?


太宰治:不、不是那个……虽然我是写过


            但归根到底,我是荷风老师的粉丝……


永井荷风:呵,开玩笑的


               不过在我看来,你那样自称“无赖派”


               才更像是专注于假装恶人吧


太宰治:是呢……


            结果,能在这方面彻底放开的荷风老师的作品,令我感到十分憧憬


永井荷风:你有点太过认真了,若是能更加自 由地活着会好些


太宰治:嘛,那正是我的长处呀!


永井荷风:即使重生之后你还是一点没变呢。不,这一点上我们彼此彼此吧


【neta】


“喜欢假装恶人、故作姿态的老头子”的说法出自太宰治的《女生徒》。原文如下:


由于洗澡水还没煮沸,我便把《墨东绮谭》重新读了一遍。书上写的事实决不是什么恶心、肮脏的事。不过到处可见作者的装腔作势,那总有些让人感到老套、不可靠。也许是因为作者是位老人吧。但是,国外的作家,不管年纪有多大,还是会更大胆地撤娇、爱着对方。他们这样子,反而不会让人有讨厌的感觉。这部作品,在日本应该算是本好书吧!从作品底下可以深深地感受到真诚、淡泊,有种清爽的感觉,算是这位作家最成熟的一部作品,我很喜欢。我觉得这位作者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由于他非常地拘泥于日本的道德,因此反而故意表现出反抗,创作了许多令人忐忑不安的作品。这是情到深处者常会有的假装恶人的倾向,刻意地戴上鬼面,结果反而使作品的个性转弱。不过,在这本《墨东绮谭》中有着寂寞无法动摇的坚强,我很喜欢。


由此可见太宰虽然对于永井荷风的《墨东绮谭》有所批评,但总的来说还是很欣赏的。除此之外,太宰还在《三月三十日》中提到过永井荷风:


(前略)


我绝不是无条件地崇拜永井荷风这位作家。今天,在读他的小说集的时候,几次感到了不满。他似乎是位与我这样的乡下人立场不同的作家。但是,从上面选出的一段文字中,我多多少少产生了共鸣。


也许是太宰的性格使然,总是要用这种别扭的方式评论永井荷风吧。




へ段 《奔跑吧梅勒斯》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于战斗开始前发生




太宰治:啊,芥川大老师……! 我无比憧憬的那位芥川老师就在我眼前……!


芥川龙之介:……? 你是,太宰君……吗?


太宰治:您、您记得我了吗!?


芥川龙之介:怎么说呢,因为你,穿着红色嘛……


太宰治:是、是的! 我对红色怎么说呢有种执着!


芥川龙之介:诶,是吗……


太宰治:(呜啊,我,现在死在这里也没有遗憾了……!)


芥川龙之介  (……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太宰治与森鸥外的食堂回想


星期三(水曜日) 特殊菜单 包子(饅頭)




太宰治:诶……?


森鸥外:怎么了


太宰治:米饭就包子……?


森鸥外:包子就是要就茶泡饭才好吃。你也来尝尝么


太宰治:包子泡茶……唉,还是算了……我就用这个好了


森鸥外:什么……? 你,到底往包子上撒了什么啊


太宰治:你问这个么,是味精……啊! 或许加在茶水里也很合适呢?


森鸥外:不,我这样就够了!  还是不要了






生涯简介:




日本小说家。本名津岛修治(津島 修治/つしま しゅうじ)


在青森县北津轻郡金木村(之后改为金木町,现在为五所川原市)作为第六个儿子出生。父亲为当地有声望的大地主津岛源右卫门,母亲为夕子(たね),家里一共有11个孩子,太宰为第十个孩子。父亲因工作忙碌时常不在家,而母亲身体病弱,太宰出生后便交由乳 母喂养,但乳 母一年不到便辞职了,之后太宰便被交给叔 母(母亲的妹妹)抚养。1916年进入金木第一寻常小学,虽然津岛家的子女会受到特别关照,不管实际成绩如何都能得到全科甲等,但事实上太宰的成绩本来就十分优秀,似乎曾被叫做开校以来的“秀才”。小学毕业后,又被送入明治高等小学学习。


1923年3月4日父亲源右卫门因肺癌去世。4月进入旧制青森中学,因学习优异从一年级的第二学期开始直到毕业都是年级长,毕业时的成绩在全校148人中排第4。非常喜欢芥川龙之介、菊池宽、志贺直哉、室生犀星的书,读了井伏鳟二的《幽闭(山椒鱼)》后几乎兴奋得坐不住。于是在17岁的时候向《校友会志》投稿了《最后的太阁》,同时与友人发行了同人志《蜃气楼》,并开始立志成为作家。


1927年以优异成绩进入旧制弘前高等学校文科甲类。据说他7月24日时听说了芥川龙之介自杀的消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回到弘前的住宿地后一段时间都闭门不出。


1928年在发行的同人志《细胞文艺》上以辻岛众二的名义发表了受当时流行的无 产 阶 级文学影响的《无间地狱》,但连载一回之后便停刊了。据推测是因为津岛家的反对。也是在这时结识了艺伎小山初代。


1929年以弘高建立的同盟会休校事件为原型写了《学生群》,参加了改造社的悬赏小说评选,最终却落选了。12月10日企图服用安眠药自杀,未遂。之后被家人要求在大鳄温泉内静养了到1月7日。后太宰在《苦恼的年鉴》中表示此次自杀的理由为“我不是贱民。是要上断头台的。”反映出他的地主出身与他对共 产的信仰的矛盾。也有人(猪濑直树)推测说当时太宰在从事左翼运动,很可能是为了逃避逮捕而进行了自杀。


1930年以中等的成绩从高中毕业,完全不懂法语,仅仅因为憧憬法国文学就进入了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学习法语。为了成为小说家而拜井伏鳟二为师。10月小山初代在太宰的帮助下离开了艺伎的置屋,来到东京。但家里强烈反对太宰和艺伎结婚,长兄文治特地上 京,想劝说太宰,太宰坚持主张要和初代结婚。最终文治以分家除籍为条件认同了他们的婚姻。分家并没有进行财产分配,而只是约定到太宰大学毕业为止每月送金120日元。除籍10天后的11月28日,与银座酒吧的女侍从田部喜美子在镰仓腰越海边企图服用安眠药殉情。但太宰最终活了下来,只有女侍从死亡。之后太宰因帮助自杀罪被起诉,最终因为家庭关系撤消了起诉。为了不让他再做出退学、被起诉、参加社会主义运动之类有问题的行为,家里与其约定到昭和八年四月为止每月接济他和初代120日元,一旦出问题就减额甚至停止。不过,此时太宰正对非法运动相当积极,1931年九月下旬,由于递送共 产党发放的传 单、担当“联络者”而被衫並警署拘留。翌月,被西神田警署传唤。自从工藤永藏被下狱后,太宰还热心地坚持每月给他送五日元。


1932年曾经被拘留的事情被哥哥文治得知,立即停止了对太宰的送金。文治要求太宰脱离左翼活动,约定以此为条件再次开始对太宰的资助。于是七月中旬,在文治的陪伴下太宰向青森警署自首,从此脱离左翼运动。(虽然太宰的作品中时有提及他脱离左翼运动的这件事,但对于这一事件的具体经过和心境变化,终生未语一字。)


1933年决定了太宰治的笔名。在同人志《海豹》的创办过程中结识了檀一雄。


1934年同人志《青之花》发行。太宰在其上面发表了《传奇小说》。


1935年在文艺上发表了《逆行》。读了五年大学却没能毕业的太宰,考虑到之后的生计便参加了都新 闻 社(现东京新闻)的入社试验,最终并未通过。3月18日企图在镰仓上吊自杀,未遂。4月因急性盲肠炎并发腹膜炎接受手术,住院期间使用了镇痛剂,导致可待因中毒。因为没有缴纳学费而在9月30日被大学除名。


《逆行》曾被作为第一回芥川赏的候补,最终落选(第一回芥川赏为石川达三的《苍氓》)。原因为评选者之一的川端康成评价作者的生活阴郁悲观,之后太宰在《文艺通信》中写了《致川端康成》以反驳这一观点,并批判“饲养小鸟逛舞会是那么出色的生活吗?”。后川端康成也以《致太宰治》回敬。


同年拜佐藤春夫为师。当时佐藤也是芥川赏的评选者,在第一回评选时对太宰的评价非常高。第二回时对期待着的太宰表示鼓舞,然而最终第二回芥川赏没有受赏者(受二·二 六事件影响)。


1936年,药物依赖愈发严重,被佐藤春夫劝着进了济生会芝病院住了10天院。6月21日砂子屋书房发行了太宰的处 女集《晚年》,他将书送给川端康成,并附上了恳求的信件,最终却由于“过去有过候补的作家不考虑在内”的新加规定连候补都没选上。后药物成瘾严重,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注射50支,甚至将初代的和服拿去当掉,向熟人借钱买药的地步。初代向井伏鳟二哭诉,于是井伏与受文治之托的中畑庆吉和北芳四郎一起,强制太宰进入东京武藏野病院治疗。出院后,太宰发现了初代与小馆善四郎的不贞行为,本打算与其一起在水上温泉服用安眠药自杀,未遂,最终与她分手。


1938年经井伏鳟二介绍,与山梨县甲府市出生的地质学家石原初太郎的四女石原美知子结识。此时,太宰对做媒的井伏写下了《结婚誓约书》。在其中反省了此前混乱的生活,保证会守护好家庭,写下“再次破坏婚姻的话请将我当成完全的疯子舍弃吧”的誓言。翌年1月8日在井伏的住宅中举行了结婚仪式,同日住在位于甲府市街以北的甲府市御崎町(现甲府市朝日五丁目)。9月1日移居京都府北多摩郡三鹰村下连雀。这段时间精神安定,并发表了像《女生徒》《富岳百景》《越级申诉》《奔跑吧梅勒斯》等优秀的短篇。《女生徒》曾获得过川端康成“能见到《女生徒》这类的作品,是时评家偶然的幸 运”这样激烈的称赞,原稿的请求量也因此增加了。


1941年与《斜阳》的原型太田 静子相遇,并鼓励她写日记。二战时也曾写下《津轻》、《御伽草纸》以及长篇《新哈姆雷特》、《右大臣实朝》等作品。1945年3月10日东京遭遇大空袭,于是躲到了美知子的老家。7月6日到7日因甲府空袭烧光了石原家,于是到津轻去避难,直到战争结束。10月到次年1月在河北新报上连载了《潘多拉之盒》。


1946年11月14日回到东京,想着要写一部像契诃夫的《樱桃园》那样的有关没落贵 族的小说,便于次年2月在神奈川县下曾我与太田 静子再会,并借了她的日记。3月27日与美容师山崎富荣结识。


长篇小说《斜阳》于《新潮》连载,12月15日发行单行本,“斜阳族”一时成为当时的流行语。《斜阳》将要完成的时候,作为小说原型的太田 静子生下了太田治子。(后来太田治子也成为了作家)


1948年完成《人间失格》(3月7日-5月10日)、《樱桃》等作品。同年6月13日于玉川上水与情人山崎富荣投河自杀。两人遗体在六日后,即6月19日(太宰治39岁生日)被发现。太宰的同乡好友今官一将这一天命名为“樱桃忌”,取自太宰生前写过的短篇《樱桃》,并延续至今。


于《朝日新闻》和《朝日评论》上连载的《goodbye》为其未完成的遗作。太宰去世后,《如是我闻》的最终回才被发表。




关于人物介绍部分设定的一点个人流的想法:


(来自于撰写者)


·明朗气氛的制造者


太宰治先生本人其实并非像他的一些作品给人留下的印象那样阴暗的感觉,他在宴席上常常会带动气氛,成为中心,也很喜欢照顾青年作家,参与青年文学同好们的聚会。这是他的一种“服务”精神。


在《人间失格》中有一段: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虽然我对人类感到极度的恐惧,却怎么也死不了心。所以,通过“扮小丑”这一途径,与人类保持一点点的联系。表面上,我不停地强作欢颜,内心却拼命地进行着命悬一线、冷汗直流的服务。


关于文炼里的太宰治稍显健气的设定,可作不同的理解。本人的性格要更加复杂,而设定可以看做是体现了太宰明朗的一面。




·内在的自我陶醉者


太宰本人也是个非常自恋的人。从很多小说中对于那个代入了他自己的人物的描写上就可以看出来。甚至他还会以耶稣自比,最后的自杀多少也有些殉道的意味。


举一个小例子,《HUMAN LOST》里的一段排比:“太宰尚会哭着恳求‘请买下我的稿子’,契诃夫直到门槛磨平为止,都要为了推销四处奔波,高尔基曾对列 宁俯首帖耳唯唯诺诺,普鲁斯特给出版社寄去的三拜九叩的信件……”拿自己的例子和契诃夫高尔基的例子混在一起,也许算是很自恋了……。


太宰并不会因其自杀倾向就充满自我否定的基调,正相反,因为太过于爱自己才难以与世界磨合,甚至是宣言自杀也带着一种撒娇般的意味。自恋也许是萌点所在了。




·时常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批评别人,但在讨好人的时候不论怎样的讨好都能很快转变。


这个设定也许是捏他芥川奖事件中,太宰不满川端康成的评价令他落选,先是写了《致川端康成》大骂川端“养著小鸟、一面欣赏舞蹈的生活,有那么了不起吗。我甚至想杀了你。你简直穷凶恶极。”后来在第三回芥川奖评选前,又给川端写信恳求:“请您务必,把芥川奖给我。没有一点退让的余地。”


又或者这个设定可以看做是上两条的结合。因为太宰是个相当自恋的人所以自视甚高、自尊心强,评价别人的时候便流露出高傲的姿态;他总爱撒娇讨好别人,并且对于自己完美的“服务”是感到有些自豪的。




·有意识地好好打扮


太宰曾在《爱打扮的孩子》(おしゃれ童子)中描写了主人公从小就很在乎穿着打扮直到长大的过程。文中有写道“他只将外在的潇洒和典雅作为现世唯一的‘生命’,一直在悄悄地信仰着吧”据说太宰自己在学生时代就喜欢穿着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衣服。还写过短文《服装漫谈》讲述关于自己的衣服的故事。其中有提到一件红色的和服令他心神不宁以至于出丑的轶事,不知是否与人设和回想中提到的红色服装有关系。




【另注】


立绘上太宰身上带着的那本书,是1948年初版的《人間失格》。





(现存的初版大部分有褪色,原本确实是如图一的大红色)




太宰治相关的文学馆与纪 念馆:




·太宰治纪 念馆“斜阳馆”


青森县五所川原市金木町的太宰治出生的故居,现在成为了太宰治文学纪 念馆。太宰从出生到进入中学的时光都在这个家中度过。利用津岛家的库房建成的展示室中,陈列着太宰穿过的斗篷、羽织袴以及爱用品、原稿、初版本、信件、照片等约六百件展品。


地址:青森县五所川原市金木町朝日山412-1




·太宰治曾居住的避难之家


在战争期间太宰和妻子儿女返回家乡避难时住过的地方,在斜阳馆附近。1944年7月末到1946年11月,他住在这里,写下了《潘多拉盒子》、《冬之花火》、《春之枯叶》、《苦恼的年鉴》、《叮叮当当》等作品。现在作为“太宰治曾居住的避难之家”公开以供参观。


地址:青森县五所川原市金木町朝日山317-9




·太宰治求学之家(旧藤田家住宅)


太宰治在弘前高校时代借住的住所。太宰的房间是二楼的一间六曡大小的房间,太宰使用的桌子还保持原样放在那里。目前有各种姿势的太宰的照片在展示中,据说是顺应刚刚买了照相机的本太郎的要求拍下的。


地址:青森县弘前市大字御幸町9番地1




·青森县近代文学馆


介绍了包括太宰在内的13位青森县出身的,在日本近代文学留下了鲜明的足迹的作家们。保管展示了各位作家的自笔原稿、笔记和日记、书信和遗物。


地址:青森县青森市荒川字藤户119-7




·山梨县立文学馆


前往御坂峠的天下茶屋拜访井伏鳟二并留宿、与甲府市的石原美知子结婚、曾住在御崎町的太宰治,移居东京之后,依然常常来访山梨。馆内展示了太宰治的足迹以及各种资料。


地址:山梨县甲府市贡川1-5-35




东京三鹰·太宰治文学巡礼:




·陆桥(三鹰电车车库跨线桥)


太宰治留下著名照片的场所


·中鉢家迹


二楼,太宰借用来工作的场所


·三鹰站前邮局


太宰在《男女川与羽左卫门》中描写的与男女之川登三相遇的场所


·小料理店/千草迹(现:Brillia MITAKA)


二楼的六曡间是太宰工作的地方,山崎富荣借住的地方也在附近


·旧野川家(现:永冢葬仪社)


二楼是山崎富荣借住的地方,有一段陡峭的楼梯。太宰在《眉山》中描写的主人公慌慌张张地上楼的动作,就是来自于住在这里的山崎富荣


·田边肉店的公寓迹(现:三鹰之森书店)


太宰开始写作《斜阳》第三章以后的工作场所


·伊势元酒店迹(现:太宰治文学沙龙)


工作结束后必然喝上一杯的太宰与朋友们常去的酒店。现在建成了太宰治文学沙龙,成为资料展示与全国的太宰粉丝交流的场所。其中还有仿造著名的Lupin酒吧制作的吧台,(太宰曾与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留下照片的地方)供粉丝们瞻仰


·禅林寺


太宰治的墓地所在。太宰曾在《花吹雪》中写道:“这座寺院的后面,有森鸥外的墓。我并不知道,究竟是为何,鸥外的墓会在这东京府下的三鹰町呢。但是,这片墓所是清净的,存有鸥外的文章的片影。我的污秽的骨头,倘若能埋在这有点干净的墓地的片隅,也许死后还能获得救赎,虽然这样偷偷地做着甘美的妄想的日子已经没有了,现在,我的心情更加畏缩起来,连这样的妄想也烟消云散了。”按照他的愿望,他的墓地就在森鸥外墓的斜对面。每年6月19日,都有大量的太宰文学爱好者前来扫墓,参加樱桃忌的活动


·旧居迹与百日红


在太宰旧居前的百日红,现在被移植到井心亭西南的道路沿边


·玉川上水风之散步道与玉鹿石


玉川上水是太宰与富荣投身的场所。据说两人在雨夜中走过的距离,即是“风之散步道”。玉鹿石是后来从太宰的故乡移过来的一块大石头,也许是对葬在远离家乡之处的太宰的一种慰藉


·井之头公园


太宰常常与弟子散步的公园,在太宰的很多作品中都有登场




太宰相关传记/研究书籍推荐:


(本条neta的书写也有参考)




简体中文:


《知日特辑32•太宰治》


《文豪之家》  新星出版社


繁体中文:


《走進 日本文豪の創作場景》


日文原版:


《小说 太宰治》 檀一雄 岩波书店


《回想 太宰治》野原一夫 新潮社


《苦悩の旗手 太宰治》杉森久英 角川書店


《回想の太宰治》津島美知子 讲谈社


《太宰治論》奥野健男 文春文库


《図説太宰治》日本近代文学館  ちくま学芸文庫


《太宰治との愛と死のノート 雨の玉川心中とその真実》山崎富荣/長篠康一郎編 女性文庫・学陽書房


《太宰治七里ケ浜心中》長篠康一郎 広論社


《明るい方へ 父·太宰治と母·太田 静子》太田治子 朝日新聞出版


《生誕一〇〇年纪 念 太宰治 别册太陽》平凡社



评论
热度(284)
  1. 文豪与炼金术师neta屋 转载了此文字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