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太敦】椿の檻(13)

“敦君真是的,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直美抱怨着,刚把蛋糕和两杯咖啡端出,玄关那边就传来了敲门声。正在清理桌面的谷崎润一郎闻声刚准备停手时,自家妹妹已经穿着围裙从厨房一路小跑到玄关开门去了。

“请问是哪位——啊呀……”

门外,太宰治只穿了一件单薄和服,披着一身惨淡月光立在风中。他看起来不似以往一般从容,略显黯淡的目光和下垂的视线都向人昭示着他此刻——至少在肉体上是十分疲倦的。

“您是上回送敦君回来的那位……”

“直美,是敦君回来了吗——太宰……先生?”谷崎润一郎跟着来到玄关,看到门外站着的太宰治后吃了一惊。

“哎呀,这位就是太宰先生?”

“为什么这个时候……”谷崎润一郎刚想说什么,忽地瞥见太宰治这一身单薄,转而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生还是先进来吧。”

太宰治笑着叹了口气,也不再多做客套。

“那我少不得又要在谷崎君家蹭一顿宵夜了。”

中岛敦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陌生的和室。

他躺在柔软暖和的被褥中,火炉在旁边烧着。从炉灰的状态可以看出主人在离开前才将炉子刚刚拨过。

然而从房间的大小来看,这里并不像卧室。中岛敦勉强坐起一点身子来,发现脚对面两张榻榻米远的地方摆着一张书桌,桌上笔墨纸砚俱全,甚至还散落着一些被揉成团的作废的稿纸。

是……书斋吗?

没有放置寝具用的壁橱,四下望去,除却自己和身下的被褥,这个房间里仅有的物事就是那张书桌和顶上的吊灯了。

纸门上破了一个小洞,冷风毫不留情地灌进来,然而可怜这点冷气终究也没能敌过燃烧着的炉火。

此时中岛敦已经整个人坐起来了。这个书斋——姑且认为是书斋,门正对着庭院,中岛敦能依稀辨别出月光照射院中草木投映在纸门上的剪影。

那是……桃树吗?

枝丫光秃秃的,只看影子根本辨认不出那是什么树,中岛敦却也只是下意识地这么认为罢了。不一会儿他便把注意力从庭院移开,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

肺部和胸口还残留着的疼痛余韵让他瞬间回忆起了不久前的情景。

太宰治把羽织给了他……自己貌似在太宰治面前咳得又吐血了,然后……太宰治……吻了他……

意识到这一点时,中岛敦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被亲吻的那处早已没有了感觉,若不是昏倒前的记忆异常清晰,衣襟上血迹还在,他甚至都要怀疑今天经历的是不是幻梦一场了。

或许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梦更好?一觉睡去,没有什么血案,没有什么战争,没有什么空袭,明天醒来,自己仍会身处中岛家的庭院里,听父亲在檐廊下给他吟诵和歌,看着隔壁家庭院里桃树粉嫩的花枝一天一天探过墙来……

没有太宰治。

没有太宰先生……

然而中岛敦只要一想到这点便开始本能地抗拒起来。唯独遇到太宰治这件事,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抹杀。

他不奢望太宰治会如何如何看待他,他只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他。

他——

“醒了?小子,感觉怎么样?”

纸门被拉开,门外站着的是个一身着洋裙的短发丽人。

“与……与谢野小姐?你怎么在这里?”中岛敦瞪大了眼睛看向那倚着门框捋着头发的端丽女子,晶亮的蝴蝶形发饰里映出的尽是他那悲喜参半的幼年回忆。

与谢野晶子医生曾经救过他的命。

“哎呀,想不到当年那个面如死灰骨瘦如柴的小少爷,如今也出落得愈发标致了哪。”

头发短了,说话时偶尔的用词不当倒是一点没变。

中岛敦听了却也不恼,只是拖着还有些虚的身体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

“托医生的福。与谢野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为什么自己儿时的主治医生会在这里?

与谢野晶子拉上门进了屋,坐到中岛敦身旁,又拨了几下炉子。火又旺了些,火光照得她脸部轮廓更加柔和起来。

“我么,当然是太宰让我来的啊。”

“太宰……你是说太宰治?”

话刚说完,中岛敦的脑袋就被敲了一下。

“你是不是病糊涂了小少爷?能在这大冷天的晚上就穿一件和服,顶着风一路把你背回井心亭的还有哪个太宰?”

中岛敦心跟着那火苗一起忽地收缩了一下。

“是……这样啊。”

“太宰让我转告你,他有要紧事脱不开身,所以近来
回不了井心亭。在小泉的事彻底解决之前你就先在这里住着——这里相对安全嘛,而且也省得那些跟踪监视的便衣给谷崎家添麻烦。”

“等……等一下与谢野小姐……”中岛敦被这一连串的信息冲击得有些应接不暇。

“什么要紧事?太宰先生难道还是想一个人揽下杀人罪责吗?还有,为什么说‘这里相对安全’?先生是要到什么危险的地方去吗?”

中岛敦一边说着一边整个人身子向前倾去凑到与谢野晶子跟前,把她逼得不得不退坐到了纸门边上。

女医生感觉这个年纪的中岛敦看起来没有小时候那么瘦了。从来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人气,脑瓜貌似也灵光了不少,而且——

勇敢起来了呢,敦君。

“很可惜敦君,你这些问题我一个都没办法回答。”

“可……”

“我只能告诉你,你或许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听到那家伙的落语了。”

tbc

评论(7)
热度(50)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