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太敦】椿の檻(14)

“……请把话说清楚吧与谢野小姐,我实在是没有力气猜你们的哑谜了。”

中岛敦垂着头,真真是一副疲累不堪的样子。

“抱歉,敦君。事出有因,我言尽于此。太宰他说过会保护你的安全,托我这段时间内先和你待在一起——”

“我的安全?”中岛敦抬头。与谢野晶子发现他正以一种奇怪的表情笑着。

也不能说是有多么奇怪,只是翘起的嘴角和蹙起的眉头无论如何也不相称罢了。

“那又如何呢?我安然无恙了,又有谁去保全太宰先生?他有没有想过他一直这么任性胡来如果出了什么事终究会有人为他伤心的!”

“敦君……”

与谢野晶子是个洒脱之人,这世间除了病人的生命没有什么东西是绊得住她的。然而此时此刻,她感受着眼前少年话语中喷涌而出的那股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只是张了张嘴,犹豫半晌,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反驳或安慰的话。

“……总之,在这里看护你这个病人是我现下的工作,其余的无可奉告。敦君也不要胡思乱想了,安心养好身体吧。”

与谢野晶子又将炉火拨旺了些,起身拉开纸门。

“劝你不要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或举动哦。毕竟……你
要出什么事的话某些人也一样会伤心欲绝呢。”

她这么说着,也不回头,就这么拉上门出去了,任身后中岛敦一人坐在晦暗的房间里,怔怔地看着投在纸门上的,院中那棵光秃秃的树的剪影。

让与谢野晶子意外的是,这之后的几天中岛敦异常地安分。每天乖乖地遵医嘱吃药,没有像她想象中那般想方设法地溜出井心亭去,也不再问她关于太宰治的任何事。

在与谢野晶子的记忆里,从前的中岛敦虽然可以被划为“乖巧孩子”那一拨,可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他虽然不会明面上对着干,却也是会做出为了不吃难吃的药而翻墙去隔壁或者干脆绝食不吃饭这样的事的。

总之……

“虽然这样我也乐得轻松……不过这小子安静得很反常啊……”

与谢野晶子并不放心。

中岛敦也有些意外于自己的镇定——明明都处于那么被动的情况下了。似乎从那晚和与谢野晶子对话之后,他情绪就自然而然地平静了下来……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的状态貌似也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他想他大概是习惯了太宰治带给自己的那种不安定感了。

曾经有人告诉过他,迷陷于“非日常”并由此重新回归“日常”之后,内心会因为日常的琐碎无味而变得空虚异常。

就像吃惯了鱼翅熊掌的贵族有朝一日变成平民白衣去那破陋茅屋吃糠咽菜。

乏味至极,难以下咽。

——所以这些人哪,大多是选择“饿死”的。

没什么,只是回到和很久以前一样,没有太宰先生的生活里而已……

没什么……

“咦?那是……”

中岛敦眼角余光瞥到一片白。他顺着那方向看去,发现那张书桌上的稿纸不知怎么的散了一地。

纸门没关好,开了条缝,所以大概是外头的风吧。他这么想着,起身去收拾那些散落地上的纸张。

不算薄的一沓稿纸,除了一张上头写了字,其余都是空白的。

「君がため……」

事实证明与谢野晶子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那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罢了。

“……臭小子。”

当她看到那空空如也的房间和叠好的被褥上的一张字条时,她发自内心地想把自己的这个病患用手术刀大卸八块。

字条上清爽秀直的字迹短短地道了一句“去寻先生”。

“看吧混蛋太宰,这就是什么都不说的后果——嗯?”

与谢野晶子突然终止了对太宰治的抱怨,注意力转移到被褥上。

“这是……”

褥子下露出小小一角,薄薄的一片,她伸手捻起将其整个抽出。

是一封信,看样子是走得匆忙忘记带走的。

没有邮戳,署名是……尾崎红叶。

“啊呀啊呀……”

信件不长,与谢野晶子匆匆扫了一遍,当机立断把信和字条一并收好,随即用井心亭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春野小姐。是,我是与谢野。社长和乱步先生可都在?是的,我马上回侦探社,太宰这回……引了条大鱼上钩了。”

tbc

评论(10)
热度(48)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