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太敦】椿の檻(15)

“月浜”今天提早打烊,并且门口挂了个“歇业一周”的牌子。

井心亭闭门已经半月有余,连带着附近酒屋的生意也日渐冷清起来——其实这周遭本就僻静,却是不知哪一天突然就热闹起来了。

若非要问是什么时候,大概就是从那个自称落语家却不知出自哪门哪派的太宰治出现那天开始吧。

现如今,那些个大小姐,女学生,还有卖报纸的,倒票的,张罗海报的,帮闲的看热闹的,甚至连卖汽水的都不再来了。

大多人都觉得,井心亭估计就要这么荒废下去,主人失踪了这么些天怕是也回不来了。那些仰仗着太宰治的人气随着这屋子的主人一去不返,营生难以维持。既然生意做不下去,就要另谋出路。这不,已经有两家店铺关门贴出出租启事了。

不过中原中也从来都不在意这些。他也压根不是为了这个歇业的。

“找我什么事?大姐头。”

尾崎红叶把手头的原稿收进牛皮纸袋,细心封好。然后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字条递给中原中也。

“上头有新任务下达,托我转告。中也,两天之后晚上七点,去到这个地址。”

“洋馆?喂,大姐头,上头没搞错吧?那附近有这种地方?”

“谁知道呢?森先生说有,那便是有吧。”

“干部全体出动未免太给他们面子了。”中原中也面露不满地“嘁”了一声。

“那边估计也差不多是全体出动呢,我们可要礼尚往来才行。”尾崎红叶理了理发髻,笑道。

“我只记得托那群家伙的福,战时我们损失了多少部下。”

“你啊,我一直在想,你这性子待在这组织里也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处事果决上下同心这些都是好事,但有时候太重情义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中原中也刚想反驳,泉镜花推门进来了。

“啊呀,镜花。”尾崎红叶一下子起身小跑到门边,全然不顾那边的中原中也了。

“来来来,我们回去挑挑衣服,洋馆的舞会镜花可得穿带荷叶边的洋裙才行呢。”

等会儿……舞会?!

中原中也刚想叫住尾崎红叶,对方却拉着泉镜花一下就跑没影了。他想起了什么,慌忙把手里那张字条举起来又看了一遍。

“两日后,晚七点,中野三条七丁目,道化之馆,迷途野犬们最后的晚宴。”

“那么……”

尾崎红叶看着跟前脸色泛白,面容坚毅的少年,眼神忽而冰冷起来。

“你可是打定主意要去了?”

“是的。”

“两天后,那里将会变成一个狩猎场。你这个小东西贸然闯入,当心被饥饿的野犬们撕成碎片哦。”

“即便如此……我也想救那个人。或许他不记得了,很久以前我和他说过,‘我或许时日无多,又怎么能让你一个健全之人比我先死呢’……”

中岛敦笑道。

“啊呀,这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是不是呀镜花?”

泉镜花正站在比她高一个头的镜子前摆弄着身上那条华丽的红色白荷叶边的衣裙。听到尾崎红叶的声音,她回过身来,静静地点了一下头。

“社长,当真……要全员出动吗?”

“嗯。”

“可是万一出事,侦探社说不定就全军覆没——我认为还是留下一部分人员在后方——”

“国木田君你乌鸦嘴个什么劲呀?太宰的计划有出错过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

“其实这次任务很简单不是吗?抢先击杀头目——”

“不是击杀,是活捉。”

“是是是,真拿你这个老实人没办法呢。”

“政府那边如何?”福泽谕吉沉声问道。

“是。根据太宰传递的情报,政府答应在馆外周遭隐蔽之处布置支援人手,控制事态。”

“说起来,太宰先生这几天都到哪里去了?”

“咱们社里没有人知道吧?不过他呀,原先那个任务没处理好,又惹了一身桃花,估计这会儿正为了怎么收官焦头烂额呢。”

“与谢野小姐……”

“那么,诸位各自准备去吧。两天之后,务必从对方口中夺回我们的猎物。”

tbc

过渡章节,下章宰出场~

评论(4)
热度(41)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