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终也会成为故事。

关于

【翻译练习】『書楼弔堂』-「発心」(2)

京极夏彦『書楼弔堂』-「発心」泉镜花出场片段试译(2)

世界第一红叶吹镜花上线(x

“打扰了,客人。哎呀,这也算得上是某种缘分吧。容我介绍,这位公子啊,便是著有「二人比丘尼 色忏悔」一书的,尾崎红叶老师的弟子。”

店家举起手里的一本书道。

“啊——”

我一拍膝盖。原来如此。

所以方才才会提“说曹操曹操到”那句话吗?只见书生有些伤脑筋地蹙起眉头,用十分抱歉的口吻道:

“并非弟子。不过是看门的门丁而已。小生虽志在文学,却尚未完成过一部小说。现在只不过是承老师恩情,寄居在老师府上罢了。”

“啊呀,是这样吗?”

可就算被告知这种事也不过徒增我的烦扰而已。

“那个……我——”

总不能自我介绍说“我不过是个无为之人”,于是我便只报上了“高远”这个姓氏。

“说实话,我对小说几乎没什么了解。不讨厌却也没怎么读过。江户那会儿的通俗小说倒是多少读了点,唔……那个新——”

新体小说吗?店家问道。

“没错。那东西我几乎没怎么读过,这不,这才来了这里(指书店)让你给我推荐几本嘛。”

那部作品是一部杰作。书生说道。

然后他的目光垂了一下。

“做学生的如此放肆地赞扬老师的作品,很奇怪吧?”

“不……我倒不这么觉得。正因为认为尊师是位值得尊敬之人,所以你才拜他为师的吧?何况以师徒立场来看,这也不能说是夸耀自家人啊。做弟子的与别人谈论师父还要对人毕恭毕敬的,这才叫奇怪吧。不用介意,你只管照你所想尽情夸赞就是了。”

那是一部杰作。年轻人重复道。

“那部作品让我知晓了‘小说’这种东西所蕴含的力量。它的文章语言是有如净琉璃的曲调中交织了白话俚语的对话文,如此独特,以致脱离了雅俗折衷的范畴,达到了雅俗融合的境地,读来唇齿生香。书本印刷版面也是崭新整洁。流丽的遣词造句中掺杂了江户风格,我认为这种尝试丝毫不逊色于西欧和俄国文学。与其说老师的这部作品是秉承‘言文一致’之风,莫不如说是老师已经能够创造出比之从前更为新颖的书面语来了。”

他是真的很倾慕自家师父吧。

这不是什么恭维话,他应该只是单纯地将平时所思所想说出口罢了。若非如此,除非有意地溜须拍马,否则是做不到如此一气呵成酣畅淋漓地夸赞一个人的。

“小生甫读此书,便立志成为文士。这本书——是改写小生人生的书。”

“是吗……”

这就是——

这个年轻人的“那一本”吗?

真是如此的话,他们还真是很早便相遇了哪。我虽羡慕,却也不禁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可怜——

——找到了的话,就意味着失去了“寻找”的乐趣。

你能与这部作品相遇真是太好了。我说道。

多谢。他回答道。直截了当地回答。这个年轻人,虽然外表线条纤细,看来却也应该是个外柔内刚之人。

你真是幸福啊。我说。

评论
热度(3)

© 下邳圯上人 | Powered by LOFTER